msyz222/明仕亚洲222/明仕亚洲娱乐城(唯一)官网
      • 调度情
      • 作者:崔久成 时间:2016-10-22 浏览:1250【  
      • ——记一段永恒的回忆

          我怀念那段做调度工作的日子,我怀念我那远方的朋友和在丹江口的战友。
          1961年5月,我以“以工代干”的身份调到了生产科,粮食定量也由每月35斤降为28斤。生产科当时有3人,老孙、小胡和我,主要任务是电力生产调度,负责红旗电厂、柴油机电厂、发电船、列车发电站的发电及检修安排,前方则负责大坝基坑用电、全工地生活用电及检修任务。我们的工作流动量比较大,除了上述几个发电站及前方生产现场的巡视检查以外,还得在总调值班,地点就设在总调室内,每天和局里的领导(有时张体学同志也参加)联合值班,不过我们主要负责水电调度。
          那时我主要是值班和跑现场,尤其晚上,一般要到晚上11点前方水电稳定后才能回家。每当下夜班回到温暖的小家,特别是雨雪之夜,云总在等待着我,总是想方设法克服困难,给我做上一碗酸辣面条或者油炸红薯丸子。在灯下,她推给我我推给她,最后,还是我消灭了它的90%,每当这时,她就露出笑脸。那时,我们仍住在电厂江边的油毛毡房子里。
          在家里,我们夫妻恩爱;在单位,我和大伙儿的关系都处理得很好。除了老孙和小胡之外,在总调我还结识了不少的局领导和总调工作人员,尤其是总调的小袁、小徐、小孙、小申等,我们的关系都不错。
          1962年工程下马后,机构调整时,我和老孙调到机电分局调度室,仍负责全局水电调度工作,我家也由电厂搬到丹江口电影院后面的机电分局新盖的砖瓦房里。
          那时我们的调度室比较大,有十几个人,主任曹浩,调度余长生、翁梦觉、陆师傅等对我都不错。整个调度室,我们除了水电调度外,还参与前方的所有大型机械门机、电铲、拖拉机和汽车、拌和楼等的生产安排,我们又直管几个分厂,大约三千人之多。我所分管的有前方的一个线路队调度室和抽水队调度室,进行总的生产协调和故障处理。
          前方抽水调有三个小伙子,一个叫小汤,一个叫小单,还有一个老熊。前方线路调度室也有三个小伙子,一个叫刘国华,这个人不错;另一个叫王利周,是华工毕业的,枣阳人,人很老实、忠厚,70年代初调到铝厂工作,我们的关系也不错。还有一个叫陈清林,别人称他小麻子,工作能力很强,1963年以后也调进了变电站,我们配合很默契。我们这帮人团结、协作、共同奋斗,在前方跑现场、跑大坝、跑基坑。前方的每个仓位、每一条宽缝、每一个廊道,都留下了我们的汗水和足迹。
          1963年5月,因工作需要,我调到了变电站,仍从事发电厂和全工地的生产、生活线路检修调度任务,直至1967年5月我调到丹江口水电站。为了方便,我谢绝了住局高级工家属大楼,几个月后我和云及女儿丽萍搬到了徐家沟变电站半坡的家属房内,那时还很荒凉,周围尽是青草。
          对于这段经历,虽然前后仅有两年左右的时间,但它在我的人生道路上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我怀念好友,刘国华、余长生,还有王利周同志。我们的关系持续了几十年,直到今天仍心心相印,他们都是我的好战友、好同志。

      • 加入收藏】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 上一篇:水利部南水北调规计局领导莅丹调研
      • 下一篇:詹昆鹏全国皮划艇大赛中获佳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