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syz222/明仕亚洲222/明仕亚洲娱乐城(唯一)官网
      • 跃进门往事
      • 作者:邓 艳 时间:2017-5-1 浏览:955【  
      •   1961年,夏宝英老人跟随丈夫来到丹江口,这个当时在地图上都找不到的地方。他们夫妻俩带着简易行李,跟随大部队,乘坐绿皮大棚卡车离开武汉,向丹江口出发。三、四辆大卡车,行走在山路上,摇摇晃晃,让人昏昏欲睡。行至襄樊时,车停了下来,司机通知晚上在这里过夜。“那天刚好是10月1日国庆节,我们在襄樊过的,按原计划,本来是要赶到工地过国庆节的,因为路上出了点意外,就在襄樊过了。”
          24岁的宋新财也在这个队伍中,生在上海的他,在这里一待就是一辈子。时隔50多年,他依然清晰记得,进入丹江口时,经过一座凹形桥,桥上两根柱子上拉着写有“奋发图强,自力更生”8个大字的横幅。据当年大坝建设者卢业成老人回忆,1958年,正是高举“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三面红旗的年代。是年,9月1日,丹江口水利枢纽工程破土动工。这两根柱子就是先期到达工地的建设者们用钢筋水泥构筑成的两根方型大柱,两柱相距约8米,左右各一根。柱高7米左右,80公分见方,顶上用钢筋焊成一个弧型装置。两根大柱朝南一面用水泥做成14个大字,是毛泽东主席诗词《七律?到绍山》中的两句:“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朝北一面也是14个大字:“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是毛主席诗词《满江红?和郭沫若同志》中的两句。这28个字分左右书写,全是仿毛主席的草书体,并用红漆描画,弧型装置上大书“大跃进万岁”5个大字。从此以后,人们就叫它“跃进门”,天长日久,“跃进门”这个词就成了这个地方的地理名词了。
          现年58岁的耿阿姨记忆中有这两根柱子。1956年出生的她,1962年随父母来到丹江口,在1973年下乡前,居住在这一带。她说:“那时,这里有一座漫水桥,这里的水是从小河坝上流下来的,清澈见底,最深的地方齐腰深,这里曾经是我们的乐园,没事的时候,我们就喜欢在这里摸鱼,在水里打水战,有的小孩不小心,就会被长满青苔的石头滑到,‘扑通’一声跌倒在水里。”
          当时的修配厂附近人烟稀少,除了建设工程的队伍外,当地的老百姓很少,房屋稀稀拉拉分布在周围。据宋新财老人回忆,晚上一个人都不敢出门,而且还有野狼出没。耿阿姨对这个地方的荒也记忆深刻:“小时候,我一个人不敢待在家里,特别是晚上,那个时候睡得那种老式的木头床,床底下空间很大,我们兄弟姐妹几个都不敢上床睡觉,怕床底下藏着人,几个人眼巴巴地站在门口等父母亲下班回家。”
          与耿阿姨印象不同,一辈子生活在跃进门附近的夏宝英奶奶对这个地方有着不一样的感受。当年,从东南方向老(老河口)丹(丹江口)公路进入丹江口工地的唯一一条通道就是这儿。这条路是他和丈夫回武汉的必经之路,那时交通极不方便。每次他们回家都需要在襄樊过一夜,第二天才能到家,后来,通了火车,也还是要在火车上过一夜。谈到这里,夏奶奶感慨道:“现在交通真是太发达了,动车、高速路都有了,四五个小时就可以到武汉。这是搁在以前想都不敢想。”
          1963年前后,住在羊山的夏奶奶他们从山上搬下来,住进了原修配厂为职工修建的平房里,按照当时的标准,他们分到了10.5平方米的一间房。虽说小,但是足以让他们高兴一阵子了。她丈夫是从部队退役的,很会抓鱼,而在丹江口这个靠水吃水的地方,她丈夫的抓鱼技艺得以施展。据夏奶奶回忆,当时,当地的农民不是很会抓鳜鱼,但她丈夫很会抓这种鱼,而夏奶奶也喜欢吃这种鱼刺少,肉质鲜美的鱼。“我丈夫知道我喜欢吃这种鱼,那个时候,他会不定期的去河里抓这种鱼,给我改善生活。”虽然丈夫已离世10多年,但夏奶奶仍难以忘怀。
          后来,当地居民也慢慢发现这种鳜鱼、黄颡鱼确实比其他的鱼好吃,会抓的人也慢慢多了起来,发展到现在基本上都是用渔网在河里打鱼,而鳜鱼的身价在“鱼”类里也是位列前茅。
          岁月悠悠。1980年,夏奶奶退休,耿阿姨也回城了。以前这里的路,用夏奶奶的话来说,就是“水泥”路。天晴,一身灰,雨天,一身泥。只要一下雨,漫水桥就被水淹没,四周被水环绕着。上个世界70年代中末期,这座桥被改造成了一座钢筋混凝土拱桥。也就是从那时起,周边开始有了炸面窝、油条的小商小贩,附近的老百姓也开始把自家种的菜拿到跃进门桥附近卖。这就是跃进门菜场前身。
          不仅如此,大家的文化生活也在发生着改变。据夏奶奶讲述,那个时候最好的娱乐方式就是看露天电影。“那个年代,我和丈夫没有什么负担,小孩在武汉,家里的老人帮忙看着,放电影的时候,只要我们有时间都会去看。”1983年,跃进门电影院建成。电影院离夏奶奶的家不远,耿阿姨更是这里的常客。“那个时候,电影院基本上都是露天的,小时候,只要听说那里放电影,我和小伙伴就结伴过去看。文字605厂经常放电影,通常我们都是早早的吃完晚饭,带着小板凳去占座。80年代,室内电影院不是很多,大家都想进里面感受一下,所以,跃进门电影院的电影票在那时是一票难求。”但是1985年后,随着电视、录像的普及,电影院的生意也开始慢慢清淡了。最终,跃进门电影院退出了历史的舞台,取而代之的是餐饮业。
          也是在上个世纪80年代,为了扩宽路面,政府决定修建环城南路。“动工那天,我专程跑到那儿去看,只见施工人员将钢丝绳套在两个大柱上,然后用将钢丝绳挂在推土机上,将两根大柱拉倒。从此,象征大跃进特征的跃进门建筑就不存在了。”卢业成老人无限感慨地说。
          如今,跃进门在实现真正的“跃进”。“水泥”路也变成了真正的水泥路,跃进门市场也在改造中。跃进门周边商铺林立,交通便利,公路和铁路交通通过。我们只能从跃进门社区、跃进门市场等地名中,感受那个时代留下的烙印。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的夏奶奶对这里充满了感情。“上个世纪90年代单位分房子的时候,我还是要求住在我原来住的平房那里盖起的楼房里,在这里生活了50多年,一切都已经习惯了,而且现在这里发展的也还不错,家居生活都挺方便的。”
          2014年8月,夏宝英老人到家居北京的小女儿家里。第一次喝北京水的老人问:“你从小就喝丹江口的水,现在喝的惯这里的水吗?”小女儿说:“就是喝不习惯,所以,我们一般生活用水就用自来水,吃、喝都用买的桶装水。不过,还好,马上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就要通水了,我在北京也能喝上家乡水了。”
          是啊,50多年前,夏宝英等老一辈水利人,为了“南水北调”梦来到丹江口。在这里,他们挥洒着汗水,奉献着青春,为工程建设付出了艰辛的劳动。现如今,丹江口一库清水终于北上,恩泽后代,有生之年,能见证这一梦想成为现实,他们心愿已了。
          历史的年轮碾压着岁月。跃进门标志性的建筑虽消失了,但“跃进门”这个名字却没有因岁月的流逝而消失。同样,丹江口大坝加高工程已经竣工,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也已经通水,老一辈水利人为丹江口大坝所作出的贡献亦将会随岁月的积淀,愈陈愈香。
      • 加入收藏】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 上一篇:挥师王甫洲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