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syz222/明仕亚洲222/明仕亚洲娱乐城(唯一)官网
      • 远去的故事
      • 作者:成 云 时间:2017-9-2 浏览:2666【  
      •   从1955年3月开始,到退休,我几乎每天都在和电打交道。
          人们常说“电老虎”,这一点不假,粗心大意的话电也是会“咬”人的,但如果能掌握它的规律,摸准它的脾气,它又会温顺的听你的话,任你使用。
          过去我们单位就曾发生过一些典型事例,对我们教育甚深。今天我就说上两例,也给现在正在岗位上干工作的人提个醒。
          记得那是1959年,从宜昌“八一”钢厂来了几十个转业兵到丹江电厂,我们分场分来了不少,除了分配到机械部分的司机和司炉外,我们配电室也分来了不少。他们的特点是人老实、肯学、也肯干,对我们几个师傅很尊重,其中两个让我印象较深,一个是张师傅,一个是王师傅,都是四川人,和我的年龄差不多,工作积极热情,但缺乏细致,这样问题就来了,因为电力工作必须细心。
          1960年10月,我上中班,那天开了八台机,几乎全负荷运行,整个车间充斥着八台锅舵机大转轮所带动的皮带声,“啪啪啪”地响得震耳,在配电室内,负责监盘的崔师傅、丁师傅、张师傅正全神贯注的看着各种仪表,我更是不敢有丝毫的放松。约六点左右,抽水排的孙师傅联系说他们值班室的灯坏了,请我们去处理,当时我叫张师傅去处理,临走我有点不放心,就叫丁师傅去负责监护。于是,配电室就剩下我和崔师傅,我们更是丝毫不敢马虎了,因为关于电的作业,非二人一起不可,一个人操作,一个人监护。20分钟过去了,突然一声巨响,仪表摆了几下,我知道肯定是出事了。不久,小丁扶着脸部被短路造成的弧光烧黑的张师傅慢慢走了回来,张师傅边哭边说,他不小心在接线时,造成了短路,请求处分。我当时一面安抚他,一面火速联系他住院治疗。
          一个月后他出院了,事后他一面自我检讨,一面说多亏我派了丁师傅进行监护,才捡回一条命,否则按他刚开始的作法,站在地上,后果就更加严重了。丁师傅补充说,开始张师傅站在土地上要接线,他连忙说这太危险,师傅叫我来监护你,你得听我的劝。张师傅才站在了凳子上,从而避免更加严重的事故发生。
          还有一件事发生在1959年4月,前方围堰正在“关大门”(即围堰合拢),局调让我们单位早晨五点开机加机组。
          大家正准备开机时,突然正在运行的5号机盘后一声巨响,配电盘着火了,并很快蔓延到整个配电室,同志们全力灭火,20分钟后大火扑灭了,后经检查人员抢修,中午才恢复送电。
          事后统计:这次事故造成七、八号配电盘上的周波表、三个电流表、励磁表、电度表及二次线烧毁。原因是当班的王师傅在走到盘后查看时,发现五号机电度表不转动了,本该报告师傅处理,但是他却没去报告,想自己学着前几天三号机电度表不转时师傅用手拨动的方法修好,由于怕触电,他改用螺丝刀去拨,结果造成了短路。更为不该的是,此盘在安装过程中,没装对表计的电压、回路保险器,这种安装上的低级错误,也是导致事故发生的主要因素。
          事情虽过去了,但对人们的教训是深刻的、永远的。
      • 加入收藏】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 上一篇:《长江技术经济》杂志正式创刊
      • 下一篇:丹江电厂“把脉诊断”美姑河水电站安全工器具